金雪花徐丽晶:你见过冬天凌晨四点的北京吗?|冰雪100人Vol.012

时间:2019-09-04 03:08 作者:搜啵啵 来源:极限时间

  点 击 上 方 蓝 字 关 注 我 们


本文字数:4487字

阅读时长:10分钟

非专业运动员出身,也并非从小的爱好兴趣使然,但却是中国第一批搞滑雪的人;

没开过雪具店,也没有从事滑雪指导员的经历,但却是雪场必不可缺之人

一步步看着中国冰雪发展与成长,她与滑雪的故事,是从凌晨四点的扫楼开始的;

她称自己是“外来妹”,也称自己是“幸运儿”;

从2002年开始接触冰雪,辗转怀北、莲花山、乔波、崇礼的富龙、太舞……她曾是各大雪场运营的操盘手

如今,她在公众场合使用最多的身份是金雪花产业联盟(前中国滑雪产业联盟)秘书长和北京雪视界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总经理——徐丽晶。 

本期「冰雪100人」:徐丽晶

前太舞滑雪小镇副总裁
金雪花产业联盟秘书长
北京市滑雪协会副秘书长

北京雪视界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总经理

采访:辣夫、陈伟浩、搜啵啵

编辑:搜啵啵

视频:雪儿

01

行业里的“润滑剂”

2015年7月31日,马来西亚吉隆坡,北京申冬奥委员会在等着一个结果:2022年冬奥会举办权的最终归属国会花落谁家?

同一时间,北京奔流极限公园,正在举办着一场雪圈聚会,也同样盯着网络转播消息。 

转播延迟了,不过徐丽晶还是在手机上看到了中国申奥成功的消息。当时她就知道,是时候走出来做点事情了 

就是在这场雪圈大佬云集的party上,中国滑雪产业联盟(现已更名为金雪花滑雪产业联盟)正式成立。

随后的近5年里,中国滑雪产业联盟每年适逢其时的发起并举办《中国滑雪产业发展论坛》,为联盟的会员们提供专业的行业交流、研究报告、行业资讯等服务,逐渐成为最受行业关注、最具行业价值的垂直论坛

这是中国滑雪产业从业者的大聚会。不过在这个响亮名字的背后也存在着问题:

1.只是个简单的商业联盟,没有落地公司;
2.“中国”滑雪产业联盟,外国人犯嘀咕了,中国本国的?我不去。

2017年,徐丽晶在楼下花园遇见了住在同一个小区的鲍永林,“当时他和我说,咱把这个联盟做成公司怎么样?让它实打实的落地。”

一拍即合,再加上公园里蚊子实在太多了,他俩用五分钟就决定好了这件事。

随后,在滑雪场沉浸15年的徐丽晶,正式告别滑雪场,滑雪产业联盟的落地公司——北京雪视界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成立。 

图片:中国滑雪产业发展论坛官网

2018年,首届滑雪产业大会暨第四届中国滑雪产业发展论坛在北京乔波国际会议中心举行。

这是一场汇集300家滑雪行业企业集中学习、交流、办公的大会。分为培训、论坛、“金雪花奖”颁奖盛典三大主题,吸引了更多外国从业者的目光。 

“金雪花奖”部分获奖者/产业 图片:搜狐网

在论坛上,除了行业内的交流,大多数从业者会提出目前的问题与困境。徐丽晶告诉我们,这些问题,有的可以有解决方法,有的也存在无能为力、解决不了的问题。我们作为一个滑雪产业的商业联合体,只能充当一个润滑剂的作用,提供一个平台,帮你找资源。传播积极的滑雪观念。

在徐丽晶看来,目前中国最需要的,尤其是南方市场最需要的,就是滑雪文化的传播。以及从业人员的基本管理素质、产业推广的理念、产业相关标准的制定等等。

“王双龙(Burton中国区销售经理)有一次来,坐我对面,就你那个位置,拍着桌子跟我喊,说徐丽晶你们作为滑雪产业联盟,必须推广滑雪文化和行业标准,比如雪具的维护和保养标准!”

徐丽晶也很无奈,说我们只是一个商业联合体,哪出得了硬性规定,只能尽力去传播。

今年的产业论坛将在十月份举行,目前的徐丽晶忙着举办沙龙,整合资源,集中问题。 

从去年600多人参与的大会,以及今年的论坛的筹备,都是徐丽晶带着6、7年轻人干出来的。徐丽晶说,虽然很“累”,不过与十几年前初出茅庐卖雪票时候的自己相比,这些又算得了什么呢?

02

“外来妹”与“天价”运营

「冰雪100人」嘉宾之一严冰老师曾在采访中提过徐丽晶的名字。他告诉我们,这是一个很“厉害”的女孩,虽然不怎么出面,但之前一直都从事着滑雪场运营的相关工作。

“女强人”似乎是她应有的标签,但她却说,自己最开始就是个“外来妹”

所有的故事都有着起因,经过,结局。她最早和滑雪的故事,是从扫楼发传单开始的。

2002年,那是一个手机电话还要双向收费的年代,《北京晚报》每周三第三版的版面固定放着招聘广告。

一则“怀北国际滑雪场招聘销售”的广告,把这个刚从东北毕业,跑来北京谋生的22岁女孩,拽进了这个陌生的滑雪圈。 

科比在凌晨四点的洛杉矶打篮球,徐丽晶带着的销售团队凌晨四点出发,在北京的知名住宅小区发放滑雪场的宣传资料。

北京的冬天、凌晨四点、和销售团队一起“扫楼”卖雪票,这是徐丽晶在怀北滑雪场工作的第一份深刻记忆。 

那时候,说是销售滑雪票,其实大部分时间都是在给别人“讲课”。

她听到最多的问题不是能便宜点吗,而是:滑雪是什么?你和大部分人说滑雪,他们真的不知道那是什么,那时候大家冬天就只是去北海滑滑冰。 

“外来妹”和“有韧劲”是徐丽晶对自己当时的定义。三个销售团队,她所带的团队业绩总是第一。

工作两个月后,升职销售主管。

为了拿下一个订单,她在寒风中从下午等到晚上,就为了等会议中的客户老总,直到某公司老总走过来对她说:“徐丽晶我不跟你签这个合同,我都觉得对不起你。”

那是徐丽晶的第一单“大生意”:一次性销售出单价380元的滑雪套票3000张!

好的东西,唯一的缺点,就是贵。2006年,从乔波室内滑雪馆重回怀北的徐丽晶,当时的薪金待遇是相当的优厚,令人羡慕。

与贵相对的是,工作的压力也是超负荷的。她当年使出洪荒之力完成了怀北国际滑雪场董事长下的三个硬指标:品牌,团队,流水,一个雪季,超额完成目标,也变成了她的“成名之作”。她当然,也永远忘不了重回怀北的那段日子。“外来妹”虽然成为了雪圈的“天价”运营,但有一段时间甚至天天拿电棍防身。

当时怀北滑雪场附近有个村子,专门靠倒腾雪票雪鞋手套什么的挣钱,二十五岁的徐丽晶凭着一股年少初生牛犊的精神,打破了这些影响滑雪场正常经营的行为。

“那时候我的车被人砸过砖头,吐过痰,我每天都拿着一个小电棍,就藏大衣袖子里,身边肯定会有几个小男孩,跟着保护我。” 

徐丽晶告诉我们,直到现在,这都是很多小型雪场运营中遇到的最头疼的问题。

客户、资源与经验,都是在那时积累而得。从2002年毕业就进入滑雪销售运营至今,徐丽晶经手过的雪场还有她掉进的坑,都可以出一本《滑雪场运营实战手册》了。 

2018年,国内雪场新增39家,总数达742家,增幅5.55%。目前我国滑雪场数量已经超过全球的1/3。

“现在也有很多搞滑雪场运营的来咨询我,我都会给他们一些合理的建议,告诉他们一些可借鉴的解决方法。”徐丽晶对极限时间说。

03

中国冰雪,厚积薄发

冬奥会的成功申办让每个冰雪人都为之振奋。

但徐丽晶告诉极限时间,冬奥会确实在某些方面推动了中国冰雪的发展,但与中国冰雪三十几年发展的积累和沉淀相比,只能算是锦上添花。

“国家出台相关政策扶持、推动冰雪发展肯定是好事情,但是其实对大多数雪友的作用不大,不管你办不办冬奥会我都会滑雪。”比起老雪友,新力军才是国家着眼的重点。

在国家出台的所有相关政策中,最让人振奋的一项就是鼓励青少年上冰雪

徐丽晶的儿子一岁十个月就跟着专业教练学习滑雪了。她笑称自己的儿子属于“学渣”,但却是“雪霸”。

孩子现在就经常在班里和同学“吹牛”,我经常去哪里哪里滑雪。而孩子滑雪,家长肯定会一起滑,这就是一种带动。

图片:2019年《中国冰雪旅游消费大数据报告》

青少年上冰雪,说远了,是培养了未来的滑雪人群基数;说近了,就是一种滑雪文化的传播,也推动了家庭滑雪和旅游滑雪的进一步发展。

据2019年《中国冰雪旅游消费大数据报告》显示,2017-2018冰雪季我国冰雪旅游人数达到1.97亿人次,冰雪旅游收入约合3300亿元,分别比2016-2017冰雪季增长16%、22%,预计到2021-2022冰雪季,我国冰雪旅游人数将达到3.4亿人次,冰雪旅游收入将达到6800亿元。 

“冷资源”变为“热产业”,离不开资本的力量。

冬奥会申办成功后,白色经济风暴席卷了中国冰雪产业。根据《2018中国冰雪产业白皮书》显示,我国现有冰雪小镇26个,而2015年全国只有8个,预计在2022年将会达到40个;同时,冰雪小镇会推动当地的酒店、商业街、房地产等行业蓬蓬发展,这条衍生出的“白色经济”产业链条具有很强的带动性。

徐丽晶也谈到了自己对于大资本进入冰雪产业的看法。资本的进入或许影响到了许多品牌商的利益,但对整个滑雪产业其实有着巨大的推动作用。 

这是在资源方呆了17年的经验与体会。

十几年前,崇礼万龙滑雪场,别提高速路了,水泥路都没有。滑完雪想附近住下都难,好点儿的酒店也只能住到百里之外的张家口。

我们极限时间的同事对此也深有体会:“当时从张家口去崇礼只能走乡村小路,滑完雪住在一个农家院里,想泡个脚等半天,人家从老远骑摩托给你送木桶来……”

直到万龙建成了第一家酒店——双龙酒店。直至今日,大资本的进入让许多“大荒山”变成了美丽的冰雪小镇。

在徐丽晶看来,中国冰雪,发展速度快,时间短,面临即将到来的冬奥会,我国冰雪产业人才无论是素质还是数量,还有些跟不上。资本的进入,可以帮助我们留住更多的人才。

04

放个雪假吧

图片:2019年《中国冰雪旅游消费大数据报告》

在北欧一些传统滑雪国家,每年雪季都会有专门的“雪假”。芬兰的冬假也称雪假(hiihtoloma),为期一周的雪假让每个滑雪发烧友都能享受到纯粹的滑雪体验。

中国或许也可以学习这个方式,告别“周末经济”。这也是徐丽晶给目前中国冰雪发展提出的一个建议。

“国家已经出台很多政策了,但是我觉得‘滑雪假期’也应该列入议题之中。咱别全都周六日一起‘下饺子’去了,放个雪假。不管是对滑雪爱好者还是对雪场经营,都有好处。”

另外,她提了一个最贴近大众的建议,就如同她现在的工作:把滑雪文化传播到你的每个人身边。

最后,徐丽晶针对 “滑雪人数转化率低”的情况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转化率低有两个原因:一是服务,二是教练价格。

徐丽晶认为目前的滑雪教学价格还是有些偏高。她很早之前就在怀北做过这样的推广:“免费”教学,免费教学不是完全免费,不用长,半小时就好,教会你刹车和会摔倒,大家觉得有意思了,自然就会考虑付费继续学习。 

这个产业很枯燥,徐丽晶说她见过太多的大学生毕业生,刚刚进入滑雪圈觉得时尚有趣,但是一个雪季不到,就蔫了。

这个产业压力也很大,你所有重要的工作都需要在雪季的一百多天完成,在这一百多天,你不仅要实现自己的想法,还要出成绩。

但她都走过来了。“徐丽晶,选择滑雪产业,你真的很勇敢。”这是她在此刻想对自己说的话。

所有的故事都有着起因,经过,结局。徐丽晶与雪的故事,未完待续。

而对于徐丽晶来说,当下最紧迫的事情就是做好2019年的第二届滑雪产业大会暨第五届中国滑雪产业发展论坛,让更多的国内外从业者参与其中。

我们也在此预祝大会圆满成功。


给「冰雪100人」推荐嘉宾

推荐嘉宾?你们想要谁?别说1个了,100个我都可以推荐。雪场的老板你们应该都会采访到,我推荐一位滑雪学校校长——王晨

他原来是中科院硕士,一个理工男,因为想去国外考滑雪教练资格证放弃了北京户口。

算是一个标榜人物,在中国很多滑雪场的滑雪学校当过校长,也在国外各地体验学习过,视角和眼界都很宽,国内的很多滑雪教练和他完全不是一个层级的,目前在融创主要负责青少年滑雪培训。

寄语「极限时间」

希望你们可以坚持到底,一直以专业的角度,无私心的态度传播冰雪文化。

滑雪圈的媒体我见过很多,写着写着就变味儿了,我也不关注了。或许以后你们也会遇到商业模式,从业信心等等问题。但咱们做雪的人都很简单,一腔热血,坚持到底。

感谢徐丽晶对「极限时间」的期待。我们的前身是运营了14年之久的单板滑雪俱乐部,一个民间非营利组织,大家凭借一腔热情和爱好,义务推广普及滑雪运动。冬奥来临,欢迎有兴趣的朋友们加入我们,一起搞点事吧。


关于「冰雪100人」

冰雪100人是在2022北京冬奥会背景下,由极限时间推出的一档冰雪达人访谈栏目,透过冰雪运动的推动者、从业者、爱好者的视角,普及冰雪运动常识,多角度展现冰雪运动在中国的发展,欢迎大家推荐或自荐。

预约访谈:news@xgame.org.cn

Tel:18611639817


—  E n d —

「冰雪100人」访谈嘉宾


Lidakis靳惠媛

A2李彬

《SKI》刘继元


蔡雪桐

朱楠

易毒谷思明


南山曲忠

投资人严冰

Burton王双龙


Auric郑明镒

GOSKI赖刚

徐丽晶



未完待续





文章好看就点在看